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2017香港开奖记录直播 >

小品或相声的剧本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0-07 点击数:

  学校要每班演一个小品或相声,谁能给我一个剧本,情节,台词都要有.很急!!!!!!!!!!!!!!!!!!!!!!!!最慢25日下午.好的话我会加分拜托了帮帮忙...

  学校要每班演一个小品或相声,谁能给我一个剧本,情节,台词都要有.很急!!!!!!!!!!!!!!!!!!!!!!!!最慢25日下午.好的话我会加分拜托了帮帮忙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人物:khunsha,女,中文名莉莉。巴基斯坦小女孩,父母均为柯桥布商。她现为某小学四年级学生。来中国只有一年,所以汉语基础不太扎实,在班内作为旁听生,领略并学习中国的文化。

  (幕起:两位礼仪值勤岗同学胸佩绶带在校门口值勤。莉莉背着书包,边跳边唱英文版的《音乐之声》,莉莉对这个学校充满向往,qq空间克隆器2012正式版克隆空间2012免费下载qq器免费下载安装方!于是面带微笑仰望着这个教学楼,欣赏着周边的一草一木。)

  莉莉:爸爸妈妈在柯桥做生意已经四五年了,去年总算把我也带到了中国,我现在能说一些简单的中文了,哈哈……所以昨天啊,在爸爸妈妈的支持下,我来到了这个学校报名读书。这里的环境真棒!

  礼仪岗A:(敬礼)同学你早!请问你的红领巾哪里去了?忘记戴了吗?(作势扣分)。

  男孩:(一手捂住嘴巴)啊?不好意思,我忘记戴了。(阻止扣分)别……别……你不要扣我的礼仪分了,我求你了!(作揖)我书包里备着一块呢,我马上就挂起来好吗?马上!(把书包放在地上,迅速解开书包,赶紧翻出一块红领巾,往自己胸前套。)

  男孩:多谢多谢!(作揖)thank you very much!(敬礼)(手提书包跑进去)。

  莉莉(她看到了整个过程,她看看自己胸前没有红领巾,感到很疑惑。)这个是什么东西啊?(又一个小女孩蹦着跳着走向校门口)

  女孩:红领巾?啊!糟糕!!(两手一拍大腿)礼仪岗,请你们手下留情啊,我家就在附近,我马上就去拿,马上啊!(挥挥手,赶紧跑回去)

  礼仪岗B:这个好象是隔壁班的嘛,她跑得可真快!下次运动会咱们建议她的班主任让她参加100米短跑去。

  莉莉(她再次看到了整个过程,她又摸摸自己胸前)红领巾?我没有戴呀,昨天我来学校报名的时候,老师也没有跟我说这个呀,那我怎么办啊?第二天上学就扣分?那太没有面子了吧!(抬手腕看时间)呀!时间不早了,班长说今天让我早点到教室里呢,那……那……可我真的没有这个红领巾啊!(苦恼)我去碰碰运气吧!(莉莉两手捂在胸前,头低着走向校门口)

  礼仪岗B:就是,想蒙混过关?没那么容易!(故意走到莉莉面前敬礼)同学你早!

  莉莉:(被他吓了一跳,人往后一退,头一抬,手自然放下)啊!(意识到自己没有挂红领巾,赶紧又把胸口捂起来。)sorry! sorry! 我不知道要挂这个红领巾,请你们不要扣我的分吧!(鞠躬)

  莉莉:是呀,我这个……红领巾……(手渐渐放下来,看看自己,又点点礼仪岗胸前的红领巾。)

  周烽:(迎面走来)莉莉,你怎么才来啊?同学们都等你很久了!(拉起莉莉往教室里走去,礼仪岗撤回后台)

  张圆圆:(来拉莉莉坐下)莉莉,我们等你好久了!(转向同学们)同学们,把礼物拿出来吧!

  周烽:对!(周烽回座位拿来国际象棋)莉莉,这是我送给你的国际象棋,我最喜欢玩这个棋了,以后体活课的时候咱们就杀几盘!

  张圆圆:(从座位上拿来一个洋娃娃)莉莉,我知道你们女孩子都喜欢这玩意儿,昨晚我跟妈妈特意去超市买来的,收下吧!(塞到莉莉手里)

  其他同学纷纷送上自己的礼物:莉莉,这是我买给你的航天飞机模型!莉莉,这是我从海边捡回来的贝壳!……

  莉莉:谢谢大家!我很高兴!不过……我最想要另一份礼物,可以不可以?(羞涩,难以启齿的样子)

  张圆圆:去去去!又不是你自己赚的钱!(对甲手一挥,又转想莉莉)莉莉,你说吧,你要什么礼物?

  莉莉:(眼睛瞪着周烽胸前的红领巾,用手指着红领巾)这个,可以给我吗?(笑眯眯的)

  周烽:红领巾可是我们中国少年先锋队队员的标志哦,你要戴这个可以,不过戴上这个红领巾之后,在学校要做个好学生,在家里要做个好孩子哦!

  张圆圆:我记得我书包里还备着一块新的红领巾呢,(从座位上拿出一块红领巾)给,班长,你就代表大家给莉莉挂上吧!(两手庄重地交给周烽)

  周烽:好!莉莉,少先队欢迎你的加入!(追光:周烽给莉莉挂红领巾,全体队员敬礼!幕后少先队队歌奏响

  展开全部旁白:公元2007年11月12日东华大学松江校区1111室,晚上刚放学,发生了一件相当相当相当平常的小事

  旁白::公元2007年11月13日东华大学松江校区1111室,清晨,发生了一件平常但又不平常的事

  (乙走到座位旁,看到一瓶子放在桌上,周围的桌上放着书) 乙:(自言自语)半空的,农夫三泉,正好在两个位子中间,即不是这个的,也不是那个的,哦——没人要的

  甲:我的瓶子!瓶子……怎么不见了?(蹲下)我的瓶子啊,你怎么这么狠心……你怎么丢下我不管了啦……我的命好苦……(欲哭,拍地)……(起身见桌上书)好啊,肯定是有人谋杀了我的小小瓶,然后把他的书放这!瓶啊,你安息吧,我一定为你报仇!(暗下决心状)

  甲:什~~~~~~~~~~~~~~~~~~~~么!(小停,旁白:我用眼神杀死你,看你还不死,还不死!)

  甲:一个空瓶?哎,要是扔到水里,污染了水质怎么办?即使凑巧没落到水里,掉在地上,砸坏了花花草草怎么办?

  乙:谁知道你空瓶是不要的还是什么的啊!放哪不行,偏偏放到中间,还想一个人占两个位子,有本事下一次起早一点

  pf相声泡泡 乙没有你牛啊啊,一会挺有爱心的,一会又大白天欺负一个女孩子

  甲乙(自言自语):舞台剧社编导部成员下周交一个分剧本,一周写一个分剧本!晕!

  甲:对,你看一下,这占位现象多严重,不仅是教室,图书馆,食堂都有很严重的占位现象就上一次晚上我在教参阅览室看到一本我非常喜欢的书,就去找位子,可我只看到椅子上人不多,但没一个桌子上是空的,我旁边的桌上放了一个小本子,好像是旁边的人的又好像不是,

  甲:我就站在那里看,线我楞是没找到一个空位,那个所谓有人的桌上一直没来人,我就好奇了,我就一拐一拐的走到那个人旁轻声的问,“这人还来吗”?他很困惑的想了一下,然后说“哦,7:30时我同学好象说他不来了,你要座吗”我很愤恨却又无奈的说“我不座了,留着为你同学的明天占位吧,我一拐一拐的走了

  乙:你真够倒霉的。不过食堂的占着饭桌不吃饭的也不少,那真是奔向食堂不买饭,找个位子我就占,别人端饭找半天,就是不与我相干

  团支书:同学们,同窗们,同志们,同胞们,同。。。同。。。同什么们!请大家听我说一句!

  团支书:好了,言归传正,你们再不能醉死梦生了!你们一定要自强不息,自告奋勇,自,自,自。。。好好改过,抵制日货!

  团支书:游戏有什么好玩的?课余时间玩玩就算了!最瞧不起你们这些玩游戏的,一点技术含量没有!告诉你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团支书:看看你一天,除了找女生约会,喝茶散步,这成绩都被你泡进去值得吗?

  甲 刀、枪、剑、戟、斧、钺、钩、钗、鞭、锏、锤、抓、镗、棍、槊、棒、拐子、流星。什么带尖儿的,带环儿的、带链儿、带刺儿的、带峨嵋针儿的,扔出去的,勒回来的。我是样样——

  甲 少林、弹腿、大红拳、小红拳、八仙拳、地趟拳、小架子猴拳。我练的是猫纵、狗闪、兔滚、鹰翻、蛤蟆蹦、骆驼纵。

  乙 脑袋上顶块石头。旁边儿站一人,拿一大锤子,“啊!开!”就这一下,那石头粉粉碎了。脑袋,纹丝不动。

  乙 哎哟,还得上车站里边去,拿脑袋“咣咣”撞!人家要说开车了,您赶紧躲开。

  甲 离着火车还有四五尺,悠起身儿来,“咚”这么一撞,火车过去,您瞧我这脑袋。

  甲 提起我来“无名白”,提起我们老师来,大大有名,谁人不知,哪一个不晓?

  乙 什么呀?虎岭净出卖粽子的。一到头五月节就来了,背一木头柜子,“‘江米小枣儿’的,大粽子!”

  甲 我跟我哥哥来到前当院儿,冲我师傅一抱拳:“师傅您叫我们小哥俩哪旁使用?”我师傅问:“你们哥俩这功夫练的怎么样啦?”

  甲 “什么?成了?你们这个胎毛未干,黄牙嘴子未褪,愣敢说成啦?师傅我练了多半辈子,不敢说成。”

  甲 有人敲门。开开门我这么一瞧:原来是前门外会友镖局请我们哥俩保趟镖。我们这么一听哪,露脸的日子到了。

  甲 能够不去吗?跟我哥哥打点好了行囊包裹,随手家伙带好喽,到了前门外粮食店儿会友镖店,门口站着一位老达官,八十多岁,胡子挺老长,精神百倍。带领三十多名啊,完全是高的高、矮和矮、胖的胖、瘦的瘦、胖大魁伟,瘦小精神,咳嗽都二踢脚。

  甲 携手揽腕往里请。到了后院儿,我这么一瞧啊——有一座楼,三丈多高,不走楼梯儿。

  甲 老达官一抱拳:“二位,上边儿见。”一提溜衣裳巾儿,来个“八步赶鞫”,三纵,“噌噌噌!”到楼底一跺脚——“噌”!

  乙 停!别“噌”啦!你先等等吧!那个叫什么?“旱地拔萝卜”呀?人那手功夫叫“旱地拔葱”。

  甲 把鞋够下来,穿好了。到里边我一瞧,预备好了全羊大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达官开始跟我们哥俩谈话。

  甲 “这次请二位出山并无别事,就是保趟镖。东路镖、西路镖、南路镖有人敢保。独单北路镖贼人太多、赋人太广,二位敢否?”

  甲 老达官一抱拳:“二位,下边儿见。”一个垫步,蹿在楼窗翻筋斗的跟头,脚扎实地,四两棉花相仿。

  甲 头朝下,脚朝上,离地还有四五尺,云翻转身,鲤鱼打挺,上身不摇,底身儿不晃,就跟一小猫似的。

  甲 练一练,瞅我们哥俩功夫怎么样。我哥哥从兵刃架子上, 拿过一杯大枪来。

  甲 六尺为枪,五尺为棍。大枪一丈零八寸。一寸长,一寸强;一寸小,一寸巧。大枪为百兵之母、花枪为百兵之贼;单刀为百兵之胆、大刀为百兵之帅。护手钩有四个字。

  甲 “一扎眉攒二点”心,三扎脐肚四撩阴,五扎磕膝六点脚,七扎肩并左右分。扎完枪,气不长出,面不更色。大家齐声喝彩:“噢!好!”

  甲 “怀中抱月”。站正了,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耳对肩、沉心伏气。往后退一步,往前上半步。作一个罗圈儿揖。

  甲 瞧见没有:这是刀,这是刀把儿,这是护手盘儿。前瞧刀刃儿、后瞧刀背儿、上看刀尖儿、下看绸子穗儿。刀交右手,塌背捋刀——“夜战八方藏刀式”!

  甲 净说不练嘴把式,净练不说傻把式。咱们连说带练,连盒带药,连功带料……

  乙 哎!哪位买大力丸的?有您一份儿,有您一份儿……买了准喜欢。买完别恼,专治腰疼、腿疼、胳膊疼、膀子疼、四肢抽筋、麻木不仁;牛堵着、马踩着、驴踢着、车轧着;老爷子咳嗽、老太太喘、是治一位,好一位;治两位,好……你倒拦着我点儿啊!

  甲 不练?地下铺的是黄土,一着雨水是滑的,不留神,来一屁股墩儿?那给我师傅江米小枣儿现眼呢。

  甲 雨越下越大,我倒是越耍越欢。我练的是风不透,雨不漏。净见刀光不见我,顺刀往下流水,我身上连个雨点儿都没有。

  甲 倭瓜籽儿、倭瓜瓤挖出去,里边暗下珍珠玛瑙,竹签儿一别,黄土泥一溜封实。这有名。

  甲 出齐化门,过东岳庙、走九亭宫、十八峪、八里桥到通州。进西门出东门,里河、外河、燕京下的三河县、蓟州、到了喜峰口。依着我哥哥是打尖住店。

  甲 我说:“这会儿不行。头次保镖,连夜而行。”镖车往前走了有四五十来里地,前边一溜沙梁。镖车越过沙梁,前边一片密松林,且听“吱儿——啪!”一声响箭,“呛啷啷……”一棒锣声叫响,原来前边有了贼寇。

  甲 我哥哥一听前边儿有贼,要迎上前去。我说:“哥哥,有事小弟服其劳,割鸡何用宰牛刀?”

  甲 哎。到了西武大桥,把它摆正了。我跟它说:“牛啊,牛啊,我母亲想吃通州酱肉。一蹦呢,可就到了,两蹦可就回来了,你尽忠,我尽孝。”小牛点了点头。我飞身上牛,照牛胯骨“啪、啪!”两鞭子。小牛不让打,就听“哞儿!”的这么一声,我就觉得我浑身凉嗖嗖,再睁眼一看,瞧不见西武门大桥啦。

  甲 那是个狠心贼,不听这一套,催马抡棍。我一看棍到了,拿扁担往上一迎,就听着“咔嚓”一声。

  甲 一摸背后,我又乐啦。背后还有双刀哪,也能护住我的命啊。“噌!噌!”双刀出鞘,我一拨我这牛头,牛头对准了马面。

  甲 左手磕开贼人的棍,右手使了一个“海底捞月”。就听“吭哧”一声,红光出现、鲜血直流、斗大的脑袋在地下乱滚。

下一篇:没有了